銀川中鐵水務集團有限公司
安全及環保 | 網上營業廳
行業新聞:
ABOUT
公司介紹
黨群建設·黨史知識
您當前所在位置:首頁 >> 黨群建設  >> 黨史知識  

建黨篇 | 南陳北李 相約建黨

  發表時間:2021年06月15日  點擊數:2994 次
1920年2月中旬的一個晚上,北京通往天津坎坷不平的土路上,一輛舊式帶篷騾車緩緩行進。車里坐著兩位乘客。一位約30歲,戴一副金絲邊眼鏡,一身皮袍,手提包里裝著賬本,儼然一個年前外出收賬的賬房先生。另一位約40歲,長袍外套著一件棉背心,一頂氈帽低低地壓在頭上,看上去像個土財主。但這兩位并不是普通乘客,他們是五四新文化運動以來中國思想界的兩個領軍人物:李大釗和陳獨秀。時人曾這樣形容這兩位風云人物:北大紅樓兩巨人,紛傳北李與南陳,孤松獨秀如椽筆,日月雙懸照古今。北李南陳,兩大星辰;茫茫黑夜,吾輩仰辰。

但這兩位思想文化名流此次出行,如此的裝扮,卻是為了掩護陳獨秀安全離京。事情起于1919年6月陳獨秀被捕。北京政府原以為逮捕了陳獨秀,便可以遏制新思想、新文化的傳播,便可以壓抑風起云涌的反帝愛國運動,不料,陳獨秀雖然失去自由,但得到了更多人的理解、支持和聲援,并因此而名聲大噪,成為婦孺皆知的新派領袖人物。
9月16日,在社會各界的積極營救和強大的輿論壓力下,北京當局不得不退讓。警察廳同意陳獨秀以胃病為由,“準予保釋”,但出獄后“仍應按豫戒法第3條4款施以豫戒”,不得擅自離開北京,不得從事政治活動,并由“巡官等隨時視察按月呈報”,“免其再有越軌行為”。隨后,陳獨秀受邀前去武漢演講,其消息經報道后,北京政府震怒,限期要警察廳交人。警察廳慌作一團,決定在他返京時再將其逮捕囚禁。并不知情的陳獨秀回到寓所后,一位警察也進了屋,見陳獨秀在家,閑扯幾句后,警察急急走了。陳獨秀警覺起來,立即帶上隨身要用的東西,輾轉去了李大釗家。李大釗擔心地說:“仲甫,北京待不下去了,想法子回南方吧!倍诉B夜來到北大教授王星拱家。王星拱給陳獨秀戴上一頂氈帽,讓他穿上王家廚師穿的一件油漬斑斑的背心,裝成病人。李大釗帶幾本賬本及店家用的紅底片子,裝成生意人。兩人雇了一輛騾車,連夜出朝陽門,直奔天津。

 

北大教授   王星拱
就在那輛不起眼的騾車上,一件對近現代中國影響深遠的偉大事件正在醞釀中。陳獨秀通過五四運動及其后自己的遭遇,深感中國有必要建立一個工人階級的政黨。他的目光從以青年學生為主轉向以工農大眾為主,從對思想文化的研究和傳播轉向建黨的實際運動。
騾急急向前奔去,身上的鈴鐺有節奏地響著,兩只轱轆在脆嘣嘣的雪地上留下嶄新的轍印。李大釗和陳獨秀一點倦意也沒有,這一路,兩人親密地談著在中國建黨的事宜,并約定,陳獨秀在上海,李大釗在北京,一南一北負責建黨。
陰歷除夕,陳獨秀到了上海。上海街頭到處響著噼噼啪啪的鞭炮聲,酒吧、飯館里傳出劃拳聲,舞廳、戲院飄出樂曲聲,石庫門房子里傳出“嘩嘩”的麻將聲,一切都迎接著新年的到來。上海是中國工人階級最為集中的中心城市,匯聚了50萬產業工人。按照與李大釗的約定,陳獨秀就在這里率先開始了建黨活動。
在中國共產黨創建史上,“南陳北李,相約建黨”的佳話廣為流傳。在他們的行動和推動下,各地紛起響應,一時間形成星火燎原之勢,創建中國共產黨的偉大事業由此開啟。
上一條: 建黨篇 | 醞釀建黨 各地響應
下一條: 建黨篇 | 首譯宣言 傳播真理
欧美freesex黑人又粗又大